等东风

风停了

竟然是这样吗。那我恐怕好不起来了。







【澜巍】成全 (07)


预警:沈巍双性,昆仑和赵云澜是兄弟,特调处为谍报机构,年代在民国。



到处都是生人,沈巍迷路了。

今天是他头天来学校,开学远比想象中要混乱,大家都穿着一模一样的中山装,他只走了一下神,就跟丢了来接他的教导员,被人流携裹着带进了弯弯绕绕的走廊。

沈巍贴墙站着,翻看刚领到的校区地图,面前来往的人里好像有人盯着他瞧,这让他略微有些不适。

他的教室似乎在三楼。沈巍把地图折好放进口袋里,挤上了走廊拐角的台阶,好在楼梯上人并不多,他松了口气。

突然有学生行色匆匆从楼上跑下来,沈巍忙侧身给他让路,不想脚底一个踏空就摔下去。

但沈巍被接住了。

他稳稳地落在一个怀抱里,靠的太近了,他都能听到对方沉稳的心跳。

沈巍挣扎着站好,就看见对面人用带着促狭笑意的细长眼睛看着他。

他有点局促,飞快的说了句谢谢,就要转身离开,不料却被捉住了手腕。

沈巍略有些诧异的回头,看到那男人挑了挑眉毛:“就这么跑了?好歹我也是你恩人,太无情了吧?”

沈巍用力把手抽回来,他被男人的无礼弄得有点生气:“那你想怎么样?恩人?”

那男人嘴角挂着笑:“不怎么样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简直莫名其妙,他微微蹙眉指着自己的胸牌:“沈巍。”

对方的笑意更深了,冲他伸出手来:“巍巍高山延绵不绝,是个好名字。巧了,你是山我也是山。我姓赵,名昆仑。既然这么缘分,不如交个朋友?”

沈巍惯不会应付这种自来熟,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握了个手。

谁知道昆仑马上亲近的揽住了他的肩膀:“小巍迷路了吧?”

沈巍挣了下但没挣开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昆仑狡黠地眨了眨眼睛:“都看你半天了,猜也猜到了。”

这都是什么人啊,他的脸上烧起来。

谁料到这男人竟然是他同班。

等昆仑转着钢笔笑嘻嘻坐到他身边时,沈巍突然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。

记忆的时空在此时开始极速的扭曲开来,眼前的景象如烟雾般快速消散而去,四周变得伸手不见五指。

沈巍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奔跑起来,焦躁爬满了神经,昆仑在哪里?

沈巍除了消瘦,和数年前别无二致,就在他眼前沉沉睡着。

赵云澜沉默的坐在他床前,脑子里还徘徊着沈面的话。

剑拔弩张的时刻,包厢的门被破开,赵心慈的副手领着人冲进来,几十管枪口瞄准了沈面全身命脉。

沈面不耐烦地收起枪来:“赵家怎么还是老一套,简直无聊。”

赵云澜还举着枪,领头的军官却把他的手按了下去,冲他摇了摇头,又打了个手势,屋里的人就散开在两边,让出一条路来。

沈面挑衅的笑了笑:“赵处你瞧,如今你老子都不敢动我。”

赵云澜握紧了手里的枪。

沈面整理了下衣摆:“现在我没有叙旧的心情了,本来还想请你听戏,真是扫兴。”

沈巍慢条斯理的向外走,经过赵云澜身边时偏头在他耳边低语:“你猜,我哥哥肚子里那个鸠占鹊巢的孽种还能撑多久?”

咬牙切齿,字字生寒。

沈巍睡的很不安稳,眉头紧皱着,身体也在发抖。

赵云澜怕他着凉,起身去掖他的被角。

沈巍却在这时睁开了眼,还是那样生动又纯情的眼神,狠狠撞进他心里。

沈巍涣散的眼睛慢慢聚焦到他脸上,短暂的闪过一丝欣喜后,水色迅速蔓延开来,顺着泛红的眼眶落下,化为一颗颗的泪,划过光洁的额角。

赵云澜整个人还环在沈巍上面,和他四目相对,忘记了动作。

沈巍挣扎着去揽他的脖颈:“我梦到你不见了。”

赵云澜僵硬住了身体。

沈巍似乎神智不清,他哑着嗓子呢喃着,泪落的更凶:“抱抱我,昆仑。抱抱我。”

赵云澜看着他苍白又挂满泪水的脸,心头仿若坠了千钧,压的他喘不过气来。

最终,他抬起手环住沈巍,轻抚着他的脊背,如同抚慰一只受伤的幼兽,柔声低语:“没事了,我在的。”

下一刻,沈巍就颤抖着吻了他。

七年里反复折磨赵云澜的梦境,终于变成了现实。

那冰凉的嘴唇带着苦涩的泪水冻结了他的心脏。

世人求爱,刀口舐蜜。 初尝滋味,已近割舌。








宇龙今后可能同框吗

想想今后宇龙大概率不同框,
突然心如刀搅。简直没法再爱了。
芭莎慈善竟然也没合体,吐血。
传闻24小时(改版)拟邀他们,就靠这个活着了。
镇魂要是出电影版就好了。
宇龙这么有人气,为何没有新剧找他们再合作呢。
虽说可能他们避嫌不接。
为啥要避嫌呢,掩面哭泣。
虽然一直自我安慰,他们肯定私交还是很好。
但还是,想看他们同框啊。
居老师的眼睛看白叔的时候,简直是盛了星河大海,太好看了。
不太清楚娱乐圈的操作,心碎💔

磕真人cp原来是如此痛苦,但还是控制不住萌宇龙。

心态极其复杂了。

祈祷即使不同框,他们私交也一直很好。

阿门。

【澜巍】值得 (pwp)

依旧是昆仑+澜澜的赵氏兄弟组合,巍巍这回终于不是双性了。澜巍的小甜车,这篇大哥又渣又坏。

上图链,祝食用愉快,希望不要被吞,阿门。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ctE4Ty23BRg8qjZR/ 


情节有点隐晦,有啥想问的,可以留评,谢谢支持。

以此pwp庆贺久违的龙城水蜜桃上线~


【澜巍】当真(pwp)

已完结。偷情预警,怀孕预警。沈巍(丑)双性,昆仑赵云澜是兄弟。

翻车第五次了心累

https://shimo.im/docs/yLatbXF68PEokxjV/

“成全”里赵处太苦了,写个pwp补偿他。

兑现上次答应的甜rape,写完觉得很sweet。




我磕澜巍的本质在于宇龙

【澜巍】成全(pwp番外)

背德脏车。双性孕期预警,粗暴rape预警。“成全”的平行pwp,沿用其全部设定。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sAsXhwV6Rvg8iVBX/



“成全”写了六章还没写到pwp,实在太过分了。于是沿用“成全”设定走个rape梗,是实打实的硬核rape,希望大家放过又渣又变态的老赵,rape就很难甜,不是他的错。


看过“成全”的,欢迎讨论下正篇里要rape还是甜车。


链接已补。


拼音缩写也可以凑cp吧

居老师的全名是zyl
赵云澜的全名也是zyl
真的只有我get了这个奇怪的萌点吗
觉得好有命中注定的cp感
啊,真是疯了(T▽T)

因为pwp失眠的夜晚

梦想做个pwp同人写手。
就同人这个领域而言,能把pwp写好绝对是值得称赞的能力。原著里很少有感情的空白,但有很多可以“搞”的地方。
能精准抓住这个空间迅速在同人里pwp起来,而且写的香艳透骨的,真的是人间瑰宝。我真是特别珍惜这样的太太。
如果要写情节,我干嘛不自己去写个小说呢。
这可是同人啊,就是为了看他们各种搞啊。
然而今天的我依然是干磕情节没能力开车的我,过多的铺垫让我觉得矫情,自己看着都特么觉得柴,难以下咽,究竟写了什么玩意呢。
希望这不是靠天赋,因为我现在很清楚,我在pwp上先天不足。
是个绝望的同人写手。很想鞭挞自己。



【澜巍】成全 (06)

预警:沈巍双性,昆仑和赵云澜是兄弟,特调处为谍报机构,年代在民国。




昆仑的房间在三楼左侧尽头,赵云澜已经记不清楚,上次他来到大哥房前,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。

想到现在沈巍就在里面,他便生出股置身梦境般的恍惚来。

七年里他反反复复的在想,他这辈子究竟还能不能见到沈巍,如果能,又会在什么情况下见到沈巍。工作结束的间隙中想,漫漫长夜里失眠时想,一脚踏进鬼门关的时候,他还在想。却独独不曾想过,他盼了无数日月的重逢,会是这样的光景。

如今,赵云澜和沈巍之间,终于只隔着这扇水曲柳的木门了。他缓缓摸过门上的木纹,仿佛门后卧着受伤的幼鹿,他唯恐自己一个不慎就要把它惊走。


血液久违的沸腾起来。赵云澜清晰的听到自己胸腔里擂鼓般的心跳。可当他真正握住那黄铜把手的时候,却觉得这门锁重如千钧,瞬间泛起的莫名情绪将他的气力吸食的一干二净。

赵云澜松开了把手,脚步匆匆下了楼。他突然烦躁起来,一脚踢翻了楼梯口的盆栽。管家连忙招呼下人来收拾干净。他在客厅漫无目的地转了几圈,又拐进了他大哥的灵堂。

高悬的巨大相框被花牌簇拥着,他的大哥面带着微笑看着他,眉眼依稀留着当年的桀骜不驯。

赵云澜盯着照片里这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,颓然的摊坐在冰凉的灵柩旁边。

他记得体弱的母亲难得做些点心,昆仑每次都傲着张脸说不吃,把自己的那份塞给他。他记得两人偷溜到外面玩,他爬树跌伤了腿,昆仑边笑话他边不由分说把他背回了家。他记得有次不慎摔碎了家传的花瓶,昆仑恫吓他要去告状,却在父亲面前给他顶了包,被父亲两指粗的拐杖整整抽了三十下。

但他也记得昆仑是如何拉着沈巍的手,揽着沈巍的肩,吻了沈巍的唇。

这赐他幼时温情,又给他年少不甘的男人,此刻终于只留下这黑白的肖像和毫无温度的尸骨。

赵云澜伸手抚着冷硬的棺椁,突然模糊了双眼。

只剩父子两人的晚餐格外的安静而压抑,刀叉划过瓷盘,带出轻微的声响。赵云澜心不在焉的切着手里的牛排,他依然没有去见沈巍。

沈巍从回了赵家便连日高烧,似是染了风寒,一直都在昏睡。晚些时候赵家的私人医生又来了,回话说沈巍和孩子一切都好,只是舟车劳顿又心力交瘁,挂几天水就能无恙。

赵云澜按照赵心慈的意思送医生出门,在那人上车的档口,赵云澜却突然卡住了车门。

穿白大褂的医生马上心领神会的转过身来:“少爷还有什么吩咐。”

赵云澜放低声音问他:“沈公子真不会有事?”

医生楞了一下,微微欠身:“还请少爷放心。”

赵云澜理了理袖口,又问了一句:“多大了?”

那医生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:“应该有二个多月了。”

在赵云澜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,门口的警卫一路小跑着到了他面前,给他递上一个牛皮信封:“少爷,刚刚有人送来的,说是您的故人。”

赵云澜拆开一看,里面漏出的东西如同刀斧般砍在他的软肋上,来的比他预料的要快。

他看了恭敬站着等他问话的医生一眼,摆了摆手:“沈公子就多拜托你,今日你先回去吧。”然后吩咐警卫:“把我的车开出来,转告父亲,我去会个旧友,很快回来。”


赵云澜按照信封里的地址开过去,是北平最负盛名的戏园子。刚下了车报了名号,就有小厮迎他上了最顶层的包间。

翻涌的怒意让赵云澜一脚踢开了门,然后那张意料之中的脸就出现在他面前。

七年的时间好像改变了很多东西,又好像什么都没改变。

所谓的故人穿着一身白西装,倚在躺椅的扶手上,慢条斯理的修着指甲,听见动静也没抬头:“赵处长来的真快,没想到在北平城你也敢单枪匹马来见我。算来也是久疏问候了,快请坐。”

赵云澜抬手摔上了门,他无意和对面人周旋:“你想怎么样。”

那人的声音终于褪去虚伪的热情,露出原本的冰冷来,他一字一句的说:“很简单,物归原主。”

赵云澜嗤笑出来:“你是以什么身份在和我说话,是沈面,还是夜尊。”

那人的动作停下来,抬起头打量着赵云澜,神色里带上点欣赏:“你竟然查到了。做夜尊自然畅快,但我还是喜欢做沈面多一些。”

沈面拨弄了一下满头的银发,脸上浮现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来:“特调处也好,你大哥也好,确实都是我做的,不过你比你大哥,要命硬许多。”

愤怒瞬间支配了赵云澜,但沈面和他几乎同时出枪,两管乌黑的枪口对准了彼此的心脏。

沈面的笑容狰狞起来:“赵氏兄弟果然都一样讨厌,可惜我绝不会如同当年那样任你们宰割。”他双目赤红:“把我哥哥还给我。”












PS:谨以此章,送给龙城水蜜桃在线代购。